《唐诗300首》145.蝉

Mr.PLB 分类:诗词

  蝉
       李商隐
本以高难饱①,徒劳恨费声②。
五更疏欲断③,一树碧无情④。
薄宦梗犹泛⑤,故园芜已平⑥。
烦君最相警⑦,我亦举家清。
【注释】
     ①“本以”句:《吴越奋秋·夫差内传》:“夫秋蝉登高树,饮清露。”又《初学记》1《车服杂志》称蝉“清高饮露而不食”。此兼含二句意。按蝉饮清露是古人错觉。其实它是吸食树汁的。②恨费声:恨,憾;费,伤。恨、费二字并列,修饰“声”,指蝉怨悔伤神的鸣声。③五更:临近天亮时,古时把一夜分成甲乙丙丁戊五个更次,要打更报时。疏欲断:鸣声渐疏似将断绝。④“一树”句:梁江淹《江上山之赋》:“草自然而千花,树无情而百色。”此化用其意。⑤薄宦:卑微的官职。梗犹泛:《战国策·齐策》记:天雨,桃梗(桃木偶人)对土偶说:“你将化为一堆湿泥。”土偶答道:“我虽化为泥,仍在本土,而你却要随流飘泊,不知流落何方。”
此用其意。⑥芜已平:用陶潜《归去来辞》:“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胡不归”句意。芜,荒草,芜已平指荒草没胫。⑦君:指蝉。最:恰,正。此为时间副词,与通常作程度副词用不同。警:警示。
【语译】
     鸣蝉啊,既然你高居树梢,只以清露为食;又何必白白地劳心费神,发出怨愤悲苦的鸣声!天已五更,你鸣声渐疏,力竭精疲,哀哀欲绝……可是又有谁来理会?即使是你栖身的这棵树木,它也从不问你的憔悴与怨恨,依然油然自绿自青。人世间不也正如此?多少年来,我孤立无援,仍在不停地游宦四方,与那随流漂泛的桃偶一般无二;而那睽隔已久的故园中,只怕荒草已将没胫。感谢你啊鸣蝉,你的长鸣将我提醒,我也像你一样,家声清白,誓将守穷不变,自重自警。
【赏析】
     商隐生活在牛李党争的年代,涉世未深,初从牛党的令狐楚学文,又为王茂元招赘,而王氏后来成为李党;因此诗人虽未参与党争,却被目为背恩无行,从此备受排挤,屈沉下僚,最后以四十七岁之英年,困顿郁抑而亡。本诗即借咏蝉以抒怀:前四咏蝉,五六写己,七八综合物我。
     起笔问蝉:你既然居高饮清,不甘自堕,又何以经日长吟,白白地发出如许悲恨之声呢!“本以”、“徒劳”一起一承,又缀以“恨费”二字,一开始就以怨愤不可抑遏的感情,赋予鸣蝉以迥然不同于前人诗作的崭新形象。三、四句更以树衬蝉,伸足悲恨之意。经过长夜的悲吟,蝉儿声已嘶、鸣已疏,看看就将力竭不继,然而,又有谁来同情他呢?“碧无情”是诗眼,绿色常代表生命与青春,但对于憔悴欲绝的鸣蝉来说,这树色却成为鲜明的对照。鸣蝉本无知,这“无情”,其实是也以“吟唱”为生命的诗人苦涩的心灵在外物之上的投影。周围的世界方生方荣,而善吟的诗人的路,似乎已走到了尽头:常年的宦游漂泊,浮沉下僚,不知何时方是了局,就像木偶随流漂泊,难以自主命运;不如归去吧,但陶潜尚有生资所倚的田园,而自己的故乡,荒草已经没胫。世界对天才的诗人太冷漠了,他又怎能不感到树色青青,对于与他同病同志的鸣蝉太过无情呢?然而蝉鸣虽已嘶哑,却仍然“清高饮露而不食”;不肯稍有苟且,自堕品格;困厄中的诗人也终于从中得到了启示:我也是世代清白,又怎能因穷困而自堕家声?于是我们会感到,秋蝉悲苦的长夜之鸣,正是诗人不平吟唱的象征。这正是本诗立意超卓、含意深婉之处。

回复

我来回复
  • 暂无回复内容

QQ mail_outline E-mail
公众号
公众号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