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唐诗300首》147.落花

零下128度 诗词 299

  落花
       李商隐
高阁客竟去①,小园花乱飞。
参差连曲陌②,迢递送斜晖③。
肠断未忍扫④,眼穿仍欲归⑤。
芳心向春尽⑥,所得是沾衣⑦。
【注释】
     ①竟:终于。②参差:错落不齐。③迢递:远展貌。④肠断:极言伤心。《搜神记》卷二十记:一猿为人所获,母猿追呼哀号而绝,剖其腹视之,肠寸寸断。未忍扫:见花思人,故云。⑤眼穿:白居易《夜吟元九律诗三十韵》:“青眼望欲穿。”⑥芳心:双关,既指花心,亦指自己拳拳心意。⑦沾衣:泪下沾衣。
【语译】
     你终于离开了我楼头高阁,空见小园中,落花纷纷飞。花瓣儿随风上下,洒向了弯弯的小径;远远地追送着,那落日渐消的斜晖。肝肠寸断啊,有甚心绪去拂扫落红狼藉;望眼欲穿啊,我依然盼着你来归。我心已随春花枯萎,换取的,只是涟涟泪水沾裳衣。
【赏析】
     这是首咏物诗。妙在由高阁客去后,伫望人眼中看出。将望眼欲穿的婉委悲思与春去花落的婉转飘零融成一片来写,确实达到了《文心雕龙·附物篇》所说“婉转附物,怊怅切情”的高超境地。
     首联客去、花飞双提并起,而以“高阁”领句,先得远势;“竟”字之无奈,“乱”字之迷茫,更呼应互补,隐隐透现出一篇的感情基调。以下均由花见人,是咏物诗的典型格局。“参差连曲陌”上连第二句,“迢递送斜晖”则回应首句。“参差”、“曲”是落花堕径的形态,也隐含着诗人的婉伤心态。
     “迢递”二字、“斜”字,更将这婉转情思远展开去,使人去花落的小境界溶人了富于时空感的大境界。“肠断未忍扫”,承三句,仍就落花言,“眼穿仍欲归”,又接四句就客去言,然而“肠断”已将“客去”的悲伤直接移入落花,而“未忍扫”去这将“零落成泥碾作尘”的落花,又隐含了这样一种潜在的意识一虽然“眼穿仍欲归”,却又深怕“春归人未归”。在这种悲婉的思绪中,尾联一笔双绾,芳心似花,也将同春光消尽,只落得涕泪沾襟——是惜春,是怀人,是惜春忆人,已浑然不可分了。

怊,读音:
[chāo]:悲伤;失意。

 

回复

我来回复
  • 暂无回复内容

QQ mail_outline E-mail
公众号
公众号
我的小店
我的小店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